快捷搜索:
当前位置: 美高梅平台 > 历史杂说 > 正文

只服上海人买菜,上海有腔调之

时间:2019-10-04 19:19来源:历史杂说
原标题:我墙都不扶,只服上海人买菜 ∣ 该去 · 游 原标题:视频|上海有腔调之“小菜场”里的老上海风情(杨华生) 核心提示:柴米油盐里才有真英雄。这些拎着小拉车在清晨赶车

原标题:我墙都不扶,只服上海人买菜 ∣ 该去 · 游

原标题:视频|上海有腔调之“小菜场”里的老上海风情(杨华生)

核心提示: 柴米油盐里才有真英雄。这些拎着小拉车在清晨赶车的上海爷叔们最懂得,计划好家里的日用开销,以及照顾好家人们的胃,才是生

图片 1

图片 2

柴米油盐里才有真英雄。这些拎着小拉车在清晨赶车的上海爷叔们最懂得,计划好家里的日用开销,以及照顾好家人们的胃,才是生活的智慧与本色。

作为一个北方人,我的前20年人生经历里,每次去菜市场都是两手空空而去,大袋小袋、拎到不能再拎为止才回家,直到听说了上海人民的买菜方式……

本周,三生继续携手上海音像资料馆、上海音像行业协会,共同为您带来《上海有腔调》系列。今天为您介绍的是杨华生的“上海说唱《小菜场》。

2018年10月的一个周六,早上6点,七八个拎着购物推车的爷叔在长乐路淡水路坐上了198路首班车。

图片 3

小菜场

公交车沿着淮海路行驶,6点10分,当沈志军在第三站淮海中路陕西南路上车时,车上的空位已经寥寥无几。走道里摆满了小拉车,有红有蓝,花花绿绿。

what?还有这种操作?感觉我眼前浮现出的是鲁提辖“要十斤精肉,切作臊子,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”、“再要十斤都是肥的,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,也要切做臊子”的画面,这真的不是来找事儿的吗?

生活中的“小菜场”

虽然这些小拉车的主人多数是到了退休年龄的爷叔,但整个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小学生集体郊游的愉快气息。大家谈论着菜价、房价和最近的新闻热点,打发着一个多小时的车程。

后来身边认识了几个上海朋友后才知道,这大概算是他们的性格使然,上海人大多生活精致又会打算,这种味道在小菜场里体现的最为淋漓尽致。(插一句,感觉鲁提辖的要求如果发生在上海,可能就不会有拳打镇关西的事了。)

图片 4

夹在小拉车中间的,还有拎着电动滑板车的代驾师傅,他们送好清晨最后一个“喝高了”的客人后,总算能下班回家了。

01

俗话说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至今上海人还保留着许多,和小菜场有关的俚语,比如,“拎到篮里侪是菜”,说的是“买菜时不精挑细选,拿到篮里就是,不分好坏”。后来,人们把买东西不管好坏,买了就走的行为,叫作“拎到篮里侪是菜”。

一路上下车的乘客们不停变换着,但那些拎着小拉车的人们丝毫不关心到站信息。因为他们的目的地是终点站七宝农贸市场。

冰箱里的菜完全比不了菜场上的新鲜

图片 5

那里的早市其实天天都有,但许多爷叔习惯周末去采购,一来路上不堵车,二来可以为周末回来吃饭的子女准备好最新鲜的食材。

上海话很有意思,不管菜场大小都叫作小菜场,不管你是买鸡鸭鱼肉还是青菜萝卜,只要放进菜篮里都成了小菜。

图片 6

沈志军一上车,就有人跟他打招呼。他告诉我们,每周六早上,他都会在5点40分准时从家里出来,在襄阳南路永康路的转弯角买好三个肉包子,然后在6点05分之前赶到公交车站台,等候198路首班车,去农贸市场买小菜。

图片 7

清末上海小菜场

粗瞄一眼,这辆绿色小拉车普普通通。但仔细看,会发现上面有不少小心思:一根白色的绑带上系着水壶、太阳帽;推车的背面还缝制了一个带拉链的小口袋,老沈把乘车的交通卡放在里面。

上海菜市场

图片 8

老沈今年79岁,从小就生在淮海路的弄堂里。因为父母是苏州人,他爱吃苏式汤面,口味偏甜。

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称呼,很难说出一个准确的答案,不过从推断来看,大概有两点:一是因为上海人吃菜讲究少而精,另一方面,以前老上海人把外国人吃的西餐叫大菜,沪人自己家常吃的菜自然就是“小菜”,市井语有“小菜一碟”之说。

图片 9

“七宝农贸市场里厢,价钿帮市区不好比。比方讲我欢喜吃面,每趟去总归要买切面。市场里切面价钿强,只要2块8一斤,阿拉屋里厢附近要卖3块5。”

1956年,上海电视台还首创了一档《小菜场》栏目,每天在黄金时段播出15分钟的节目,及时播报蔬菜、水产、肉禽类、果品等服务信息,还指导市民买、汰、烧,更是让“小菜场”这个平民化的名字深入人心。

图片 10

每次去七宝,他都要买足一个礼拜的肉量。“我每趟都让卖肉的帮我切好,肉丝、肉片、肉糜、小排各一大包。回去摆在冰箱里冷冻,炒菜前直接拿出来汰一汰。”

图片 11

解放前的上海小菜场

“到市场买好小菜,我还要赶回来上班唻。”老沈解释,“上班”的意思是去当“托”,赚一点“外快”。因为长年住在繁华的淮海路一带,老沈朋友多,对“外快”的消息也灵通。

图片 12

图片 13

“阿拉老太婆手机里厢各种各样的群多,啥看房的、排队的,只要有活动,阿拉就去参加。”

咸瓜是咸鱼的意思,因为这里曾是上海海货集贸市场,而且多为宁波人,宁波话“咸鱼”为“咸瓜”

上世纪80年代的小菜场

比如有新店开业,需要找些人去排队,老沈就会换上笔挺的西装衬衫,穿得山青水绿,到店门口去排上一两个小时。“每趟去,总归好赚个50块或者70块,一个月下来,买小菜的钞票好省下来交关。”

其实在1843年开埠以前,上海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菜场,蔬菜多是由农民或小贩肩挑车运沿街叫卖,形成“马路菜场”。后来有些菜贩开始选择在街道两旁的门面房做起买卖,慢慢地在原南市区的老城厢一带就出现了很多以菜来命名的街道,如面筋弄、豆市街、外咸瓜街等。

上海人精明的味道,在小菜场里最能体现出来了。主妇们去菜场买菜,总要精挑细选,他们不仅要考虑“荤、蔬搭配”,还要精打细算,不能超支,他们还有一套自己的买菜经。即便是后来家里有了冰箱,上海人依然坚持天天去菜场,因为在追求生活质量的上海人看来,刚买来的小菜和冷藏后的小菜味道是不一样。

还有新楼盘开售,老沈夫妻俩也会穿上自己最正式的衣服,和其他朋友一起到售楼处去,一本正经和售楼小姐聊天,问一些关于房型、绿化、周边配套方面的情况。“伊拉有免费的咖啡、蛋糕,侬一杯咖啡吃好,售楼小姐还会帮侬再倒一杯。就这样去兜一圈,好赚到100块唻。”

图片 14

图片 15

清晨7点10分,首班车开到了终点站,一整车的乘客人手一部购物推车,齐齐穿过涞亭北路,向着七宝农贸市场走去。

虹口菜场旧貌

当年的小菜场里,

走下车的时候,你能看见两块醒目的牌子,分别写着“闵行”与“松江”。这里是两区交界处,在七宝和九亭中间。

1890年,工部局在“三角地”建了上海第一个菜场——虹口菜场,英文名叫HONGKEW MARKET,上海人则最习惯叫它“三角地小菜场”。

还可以看到活杀鸡鸭,

跟在小拉车后面,往市场里走上一两百米,经过一个转弯角,突然之间,繁忙喧闹的早市如一副恢弘的超长画卷,在你面前展开。

图片 16

现在已经绝迹了。

放眼望去,在市场五路的两侧,最起码有几百个临时摊位。所有你能想到的蔬菜,在这里几乎都能找到。各种蔬菜成批地摆在路边,像小山一样高高堆起,十分壮观。小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:“萝卜8毛一斤喽。”“空心菜1块一把、1块一把!”

新三角地菜市场

荧屏上的“小菜场”

整个市场沉浸在一片火热的买卖气氛中,摊主们不遗余力地推销,在泡沫盒盖上写下广告般的字眼:“超嫩小黄瓜”、“精品菠菜”、“本地南瓜包甜包粉”……

对于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上海人,三角地菜场都是他们的童年回忆,小时候家里烧年夜饭或者请客办席,都会专门来这里一次性买齐所有东西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,老建筑被拆掉了,但“三角地”这个百余年的老品牌延续下来,变成了附近十余家标准化连锁菜市场。

图片 17

两侧的摊位之间,路被车流、人流挤得几乎没有立脚之地。自行车、电瓶车、三轮车全部混杂在一起,还有随处可见的瓜皮果壳、泡沫箱子。而那些从198路车上下来的爷叔们呢,却顷刻间变得身轻如燕,拉着小拉车,娴熟地在拥挤不堪的马路上快步穿梭。

图片 18

当年的“网红”三角地菜场

“在这里买小菜有窍门的。这条大马路,相当于阿拉淮海路,地段好呀,两边东西肯定贵点。侬要买实惠,就要走到大马路两边伸出去的小马路上,好比是南昌路、陕西南路这些支马路,肯定比大马路要便宜呀。”

《红色》里上海男人徐天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“鱼要不新鲜了,小菜都不水灵了”

1987年6月15日,中国电视第一个以吃为内容的日播电视节目《小菜场》出现在当时的20频道。节目片头中,小伙子挥刀斩肉的情景让很多观众至今记忆犹新,

小摊上手掌般大的素鸡卖两元一块,老沈买了五块。“阿拉苏州人,最欢喜吃素鸡面,过好油以后,摆点糖、酱油,加水煮一煮,不要太嗲噢。”

对于很多上海人来说,逛菜场是一种生活方式,天天要见面,天天要打交道。之所以他们如此执着于菜场,以前或许是因为南方气候湿热,很多东西买回来也没法存放太久,但现在更多的是,在上海人看来,刚买来的小菜和从冷藏冷冻里拿出来的味道也是不一样的,他们愿意为了保证自己的生活品质,每天都到菜场里逛一圈。

这档节目每天在黄金时段播出15分钟,及时播报蔬菜、水产、肉禽类、果品等服务信息,经常还指导市民买、汰、烧。《小菜场》很快成为了一档收视率很高,在华东一市六省,引起了很大反响的节目。

“人家讲,我烧菜相当于两级厨师水平。特别是阿拉儿子欢喜吃的,我都相当拿手,比方讲红烧肉、油爆鳝丝。”老沈说,“要吃得好,又要买得新鲜实惠,来这里最合算,一个月起码好省下一千多块。双休日路上又不堵车,不影响白天‘上班’。”

02

随着超市、网络购物的兴起,小菜场里熙熙攘攘的市井气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。

一个专门卖空心菜、鸡毛菜的摊主告诉我们,他们最早是在漕宝路的八号桥批发市场做生意的。后来八号桥批发市场拆了,这里新建了一个大型批发市场,就搬迁过来了。

每个上海阿姨和爷叔都有一本买菜经

您过去最常去的小菜场又在哪里呢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“我们专门做夜市和早市的生意,每天白天从奉贤菜农那里进货,从晚上10点开始摆摊,一直到早上8点半收摊。晚上买菜的,是开饭店的老板、市区菜场的零售摊。到了早上,就是附近居民来买菜了,还有很多从市区来的人。”

八点不到,迎着早上暖暖的太阳,菜市场已经热闹成一团。商贩们守在自己的摊位前,大声吆喝着吸引顾客:

责任编辑:

8点以后,早市接近尾声,菜贩们开始降价处理剩下不多的蔬菜,比如萝卜由8角一斤降为5角。

编辑:历史杂说 本文来源:只服上海人买菜,上海有腔调之

关键词: 美高梅